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有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817|回复: 0

[宝鸡美食] 宝鸡人离不开的那碗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8 10: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要说宝鸡人最喜欢吃的东西,莫过于一碗泛着辣红、飘着醋香的面。对宝鸡人而言,吃面不仅是为果腹,更是为获得一种难以名状的满足感,这是任何其他食物都代替不了的……

吃遍大江南北最爱的还是面
    “一碗黏面,喜气洋洋。不放辣子,嘟嘟囔囔。”这是陕西人关于吃面的生动自况,对身处臊子面之乡的宝鸡人来说,尤为如此。
    中国北方气温较低、降水较少,耕地以旱地为主,适合耐寒喜干的小麦生长,长此以往,北方人便形成爱吃面食的传统。而在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西府地区,面食的历史更为悠久,最著名的非臊子面莫属。臊子面究竟起于何时,无从考据,但千百年来,其典故和传说不胜枚举,因此有“一碗臊子面,千年西周礼”的美誉。对宝鸡人而言,臊子面不仅是饮食,更是文化。
    在宝鸡人的食谱上,臊子面具有极高的地位。特别是在物质匮乏的年代,臊子面堪称餐桌上的奢侈品,普通人家吃不起,富裕人家也难得做一顿,谁家若用臊子面待人,那真是对宾客的最高礼遇。即便是在生活条件优越的今天,臊子面依然以其严格的用料、复杂的做法和厚重的底蕴,堪称宝鸡各类面食中的翘楚。
    近年来,随着臊子面逐步从宝鸡走向外地,各色外地饭店、菜馆也在宝鸡遍地开花,让吃惯了面的宝鸡人得以品尝全国各地的美食。然而,品尝毕竟是“尝”不是“吃”,那阵新鲜劲过了,那种好奇感没了,宝鸡人的口味便回归到面食上,只有吃面才能感到安心、舒坦。
    对身处他乡的宝鸡人而言,这样的感受更加强烈。宝鸡人韩晓东曾赴广州工作五年,最终因水土不服而回到宝鸡。“以前在宝鸡,没觉得面有多么特殊、多么稀罕,后来去广州,长时间不吃,就特别想念地地道道的宝鸡面。”他说,“虽然广州也有面馆,甚至还有臊子面馆,但口感和味道与宝鸡的面相差太远。”韩晓东坦承,他在广州,能克服语言的障碍,能忍受交通的拥挤,但怎么也适应不了没有面的饮食,一年到头吃不上宝鸡面,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
宝鸡的面讲求实在,人亦如此
    在陕西,面食的种类数不胜数;在宝鸡,面条的做法也是各式各样,其中,宝鸡人最常做、最常吃的当数扯面。宝鸡人吃扯面有一些习惯:比如喜欢用大碗,通常一碗就能盛四两至半斤,这正好符合一个成年人一顿的饭量;比如喜欢吃宽面,因为宽面更有味道、更有嚼头,最宽的扯面能做到跟裤带一样宽;比如喜欢放辣子,红彤彤、香喷喷的油泼辣子搅到面里,光看看闻闻就能激发食欲;比如喜欢就生蒜,先咬一口蒜,再吃两口面,口感又辛又辣,不但开胃还能杀菌;比如喜欢喝面汤,正所谓“原汤化原食”,一顿饭毕,喝碗面汤,整个人都舒服了。
    吃扯面带来的欢愉和满足,随着宝鸡人年龄的积累而愈发浓烈。宝鸡小伙杨云伟以前很不理解,祖辈父辈几乎天天吃扯面,偶尔吃顿米饭还觉得欠点啥。“好吃的那么多,为什么偏爱扯面?”后来他渐渐体会到,好吃的东西吃得多了也会腻、也会厌,以至于“今天吃什么”竟成了选择难题;久而久之,看似平淡无奇的扯面反而成了最好吃、最耐吃的食物,他感叹道:“这大概就是‘阅尽世间繁华,方知幽莲无价’吧!”
    我市文化学者杜恪认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西府地区的自然环境决定了宝鸡人的饮食以面为主,扯面好吃、顶饱、方便、省钱,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劳动者最理想的主食。“宝鸡人把吃扯面也叫‘搂干面’,与其他面食相比,扯面最实在。所以后来,搂干面衍生出了‘做实事’的意思。”杜恪补充说,“宝鸡人喜欢搂干面,也喜欢做实事。求实,既是一种饮食习惯,更是一种人生态度。”
吃的是面,回味的是乡愁
    乡愁,对余光中而言,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是一湾浅浅的海峡,而对宝鸡人而言,则是一碗回味悠长的面。
    我市退休文化工作者王新明吃了一辈子面。对他来说,小时候吃面是条件所迫,当时没有其他食物可供选择,喂饱肚子、远离饥饿是第一要务;长大后吃面是生理所需,只有吃面才能获得足够的能量,应付每天高强度的劳作和奔波;退休后吃面是心理需求,山珍海味、美酒佳肴都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只有面才能唤起心底的文化认同。王新明打趣说:“我生来就是个‘面肚子’,无论吃什么,都不如吃面香;无论吃多久的面,都不觉得腻味、厌烦。”市区一家旅行社工作人员谢甜甜表示,宝鸡人长途旅行时,喜欢随行李带挂面、辣子和盐醋。他们曾试图劝告游客,出门旅行不就是为感受不同的民风民情,何必宁可吃挂面也要排斥当地饮食呢?但实际情况是,旅行经验越丰富的人,越倾向于自带挂面。游客的解释是,当地饮食可以尝尝,但如果不好吃,何必勉强下咽,委屈了肚子,影响了心情。不如大大方方地带点挂面,吃不惯当地的饭,就吃咱最亲切的面吧!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就是年轻人对吃面的态度正在悄然改变。宝鸡姑娘吴静坦言,她以前最见不得家里做面食,因为一方面,面食所含碳水化合物较高,易在体内堆积形成脂肪;另一方面,面条无非汤面、干面两种,做不出什么花样,跟其他造型精致、色泽艳丽、口感独特的食物相比,确实显得有些“土”。但后来,她去武汉上学,又去深圳工作,离家的时间越来越多,对家的想念也越来越浓,每次回到宝鸡,不再贪恋街上形形色色的新鲜美食,而是只想吃一碗父母精心做的面。“因为面里有家乡的味道。”吴静说。扫一扫进入文化周刊微官网

01.jpg
02.jpg
03.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有123 ( 陕ICP备10009737号 )   

GMT+8, 2018-9-26 21:06 , Processed in 0.12000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