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有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14|回复: 0

[其它文学] 陕西怪八大(之三)姑娘不对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8 18: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吕向阳
    在陕西农村遇到新一轮“娶妻难”的当下,揣摸“陕西八大怪”中“姑娘不对外”的来龙去脉,一如出门遇上呛面风,夜行偏下瓢泼雨,不由得我叫难喊苦。
    人间千万事,像地上的蚂蚁天上的星,数也数不清,若能一言以蔽之,我以为莫过于“生娃”为大!
    有了娃,天地不寂寞,鬼神偷着乐。
    有了娃,家家烟火旺,村村喜洋洋。
    有了娃,月下多故事,村头儿歌飞。
    “尿尿泥,捏娃娃,捏下娃娃画头发,捏个男娃骑大马,捏个女娃抱匣匣,男娃穿的红袄袄,女娃穿的绿褂褂,生下儿郎坐官衙,生下乖女住大厦,南瓜蔓长瓜连瓜,出将入相人人夸!”
    娃娃是女娲老祖母用泥捏的。你看那个“娃”字,一个女人抓了两把泥土,揉几下捏几下,就神奇般地变成了会哭会笑活蹦乱跳的万千娃娃。
    娃娃是用泥捏的,这话听起来有些离奇,不着边际,然而,天下生灵,哪个不是土里生泥里长的呢?男人女人若不是吃了带土的五谷沾泥的葱,哪能生下能说会道、吹喇叭抬轿的一堆堆泥娃娃!
    男婚女嫁是人间第一簇文明星火。男女,自然造化,婚配,人性奔放,娃娃,百代兴旺。《周易·卦序》说:“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错。”有了人才有家,有了家才有国,有了国才有了礼。这不,伟人也在说:“世界上的一切,人是最宝贵的,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老陕说“耍娃娃”,世事耍的是娃娃,要是没娃娃,“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没娃的日子才叫度日如年,欲哭无泪,缺娃的家庭才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老陕“姑娘不对外”,到底是笑谈还是实情,打问许多高人,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而我却隐隐约约觉得决非空穴来风,因为一个古老的民族,必有古老的传说、隐隐的伤痛。这个流传了上千年的颇有调侃讥讽意味的老陕一怪,难道任其一笑了之或以讹传讹吗?   
    古代关中有多少男、多少女?《周礼·夏官司马第四》这样记述古雍州的风物:“正西曰雍州,其山镇曰岳山,其泽薮曰玄蒲,其川泾、汭,其浸渭、洛,其利玉石,其民三男二女,其畜宜牛、马,其谷宜黍、稷。”三男二女,放大了就是三百男二百女,三千男二千女,三万男二万女。这就说,老陕所处的雍州自古就男多女少,性别比例严重失调。男多女少,光棍满街跑,女少男多,瘸子腿拿棍括。光棍多,狗挨砖、牛挨鞭,四邻八舍不得安,孤儿寡母受可怜!
    然而,没有礼节,就难免发生父夺子妻、弟占兄嫂甚至母子、兄妹、叔侄、舅甥等有伤风化的乱伦现象。天下归周,深谋远虑体恤民情的周公,第一次把建立新的婚配秩序纳入了国家制度,在官职中专门设立了“媒氏”一职。《周礼·地官司徒第二》载:“媒氏,下辖下士二人,史二人,徒十人。”其职责是“掌万民之判。凡男女自成名以上,皆书年月日名焉。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凡娶判妻入子者,皆书之。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这在说,媒氏主管百姓中的独身者。凡是男女出生满三个月取了名字的,都要在媒氏那里登记出生的年月和名字。男子三十岁一定要娶,女子二十岁一定要嫁人。凡是娶再嫁女子、收养再嫁女子带来的孩子都要登记。在春季的第二月,命令准备结婚的男女举行婚礼,如不具备结婚仪礼而结合的也不加禁止。如果没有什么正当理由不嫁不娶的要予以法令处罚,而到了结婚年龄而未成家的男女独身者,必须撮合他们成婚。从此可以看出,仁慈而智慧的周公对男女婚配这桩关乎民族存亡的大事是严肃认真、入情入理的,这是一个巨大的历史进步。
    西周衰败,礼崩乐坏,整个国家婚姻秩序自上而下出现了严重混乱和倒退。而朝代更替,总是让早婚早育登场。到了宋元明清,指腹为婚成了时兴,娃娃亲抢亲之风甚至冥婚泛滥,少年成婚生子成了普遍风气,人口数量上升,质量却明显下降,到清末民国初,人均寿命只有 35岁,国家也逐渐气息奄奄了。
    阳坡暖洋洋,阴坡冷飕飕。男多女少,本为自然现象,可男子占有女子的多少,成了男子称雄与成功的价值标志,更加剧了婚配失衡的社会矛盾。有达官贵人妻妾成群的,就有旷夫怨女怨声载道的。所谓旷夫,指无妻的成年男子;怨女,指大龄未婚的女子。比如《仪礼》有纳采、问名、入告、告期、亲迎这五礼,这五礼像五道关卡,或因门不当户不对,礼不足言不和、龟兆瓦兆不吉、生辰八字相冲等,人为地把一些生龙活虎的男男女女晒到了干滩。如与颇通情理的《周礼》相比,《礼记·曲礼上》就生硬地规定“男女非有行媒,不相知名;非受币,不交不亲”“取妻不取同姓”等,又人为地把许多情缘斩断。
    一个“要”字,说明世上最要紧的事要有女人托底。男女相爱是人性的高潮,什么力量也阻挡不住。孔子说“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意思是从音乐大师挚的演奏开始,演奏到《关雎》结束,美妙动听的音乐充满了耳朵。《关雎》是什么?就是依据《诗经》 305篇首篇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谱写成的音乐与舞蹈呀!男女青年爱到天昏地暗难舍难分,这是人生最快乐最美妙的时光,哪个君子见了不欢天喜地呢!大圣人为何把男欢女爱的《关雎》编在《诗经》第一,大概与他这个私生子不无关系。史载孔子父亲叔梁纥年纪大了却只有一个残疾儿子,心里不甘,未经明媒正娶,便与叫颜徵在的姑娘发生了关系并生下了孔子,这在礼教盛行的鲁国,是一件没有脸面备受指责的事,日后也成为他人攻击孔子的一个把柄。而生在谁家,哪能自己选择。后来孟子为先师找到了一面体面的集矛与盾于一身的挡箭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舜不告而娶,为无后也,君子以为犹告也”,才把先师从“人言可畏”中勉强解脱了出来。
    一个“妙”字,也让圣人对姑娘高看一眼。陕西是西周的“王化”之区,也是《诗经》的“诗教”之地。粗略了解《诗经》中 85篇关于爱情的篇章,对理解“姑娘不对外”这个貌似简单实则深远的话题有着开门见山的启示作用。如祝贺女子出嫁,盼望家庭和睦生活幸福的《桃夭》;反映一位少女有感于青春易逝,希望早日和追求她的男士结合的《摽有梅》;记述丈夫另有新欢,妻子幻想他回心转意但终于失望的《汝坟》;诉说自己不得丈夫宠爱,倍受群小欺侮,深感痛苦和忧伤的《柏舟》;刻画一位女子与叫氓的男子恋爱、结婚继之倍受虐待,最终惨遭遗弃的《氓》;赞美女子身高体壮,希望像椒树一样能多生孩子的《椒聊》;记录男女可望而不可即的《蒹葭》;有男女幽会一方却负约不至的《东门之杨》;女子出嫁异国遭到遗弃,回到娘家谴责丈夫喜新厌旧的《我行其野》;有女子思念故乡父母,却不能回去,心里十分苦闷的《泉水》;女子思念情人火烧火燎的《子衿》……这其中有贵族青年的热恋,有女子追求男子夜不成眠、希望和他形影不离,也有男子对女子山盟海誓忠心不二,更多的则是平民男女的期盼、忧愁、怨恨和血泪控诉。应当注意,孔子删编此类诗篇,也没有丝毫回避乱臣贼子的荒淫无耻,反而以《新台》  《鹑之奔奔》,无情揭露了卫宣公强占儿媳为妾、妾又与公子通奸的野兽行径,以《南山》抨击齐襄公与鲁桓公之妻文姜即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通奸,以《敝笱》  《载驱》讽刺鲁桓公放纵文姜与齐襄公通奸,招摇过市不知羞耻。这一点,应该是我们读懂孔子不畏强权追求正义的又一侧面。
    陕西人爱说古,说古少不了家长里短对号入座,娶妻嫁女的担忧必是其一。上面这些大多发生在东方南方的婚姻故事,也把民风淳朴、忠厚本分的陕西人吓得不轻,于是倔犟的陕西人作出了最主动也是最保险的选择——姑娘不对外!
    老陕把“姑娘不对外”喊得震天响,看重得像祖坟、像界墙、像命根子,这不是狭隘自私,不是保守自封,也不是雷声大雨点小或待价而沽,而是老陕脚后跟缺女人。
    一个“好”字,一女一男,有女有男,形象、生动、逼真地道出了人间最美的东西才叫“好”。缺女人就缺娃娃。有人说男多女少是多吃小麦的原因。在中医药典中,小麦也是一味药,味甘,性凉,归脾,入胃经,性凉的东西是否对阴阳二气即男精女血造成生育影响,不得而知,如此坊间传言尚待科学证明。而有一点雪上加霜的原因就不得不提,这就是封建制度对女子的占有剥夺,朝代更替、战争掳掠对女子的摧残,以及重男轻女、产妇死亡对人口影响的恶性循环。
    一个“宴”字,也昭示女人是大办宴席的幕后英雄。离开女人,不说王宫,普通男人想吃上热汤热饭也不易。毫无谴责之意,西周周王有六个寝宫,每日有六食、六饮、六膳、百羞、百酱、八珍,主食用六谷,肉食用六畜,蔬菜用一百二十种,烹调的方法有八样,酱类要备一百二十瓮,其中这要占用大量的侍女奴婢,分属于主管饮食的膳夫、主管杀牲的庖人、主管烹煎的内饔、负责祭祀的外饔、掌管鼎和锅的亨人、捕捉野兽的兽人、捕鱼的渔人、猎取甲壳动物的鳖人、掌管干肉的腊人、掌酒的酒正、掌管浆洗的浆人、主管收藏和供给冰的凌人、掌管六宫洒扫的宫人等数百个职位,除了王后、夫人、九嫔,还有王公贵族的三公、六卿、大夫、群吏,身边也占有大量妇女。什么治国之六典、治官之八法、治民之八统、使民之九职、征财之九赋、收纳之九贡,还有宏大的吉礼、凶礼、宾礼、军礼、嘉礼仪式与繁多繁杂的种种仪礼,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要日夜运转,哪个环节哪个部位都少不了妇女的付出。何况西周贵族结婚,要新娘的妹妹、侄女等一大帮女子随嫁,愈加加重了社会男女比例的失衡。“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后来唐朝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三千佳丽,搜罗天下美女不说,还占有多少民间女子去服侍她们呢?关中盘踞过十三个王朝,宫女、侍女用量之大可想而知,“近水楼台先得月”,皇城底下光棍多。关中女子中稍有姿色者,肯定躲不过达官贵人锥子般的眼睛,像“拉壮丁”“拔萝卜”似的被搜刮一空。这是造成关中男多女少的因素之一。
    人们只记得关中有十三朝古都之美誉,却忘了这也是关中的十三场灭顶之灾。仅以唐朝为例,皇后以外另设四妃即贵妃、淑妃、德妃、贤妃,九嫔即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正婕妤九人,美人九人,才人九人,御女二十七人,采女二十七人,一后一宫,一妃一殿,侍女成群,奴婢无数。而战争年代,哪一场战火,受害最多的都是手无寸铁的女子。男人前方守边打仗有多苦,后方女子里里外外一把手,更是倍加辛苦,累死饿死的更是不计其数。
    人们只记得西汉北击匈奴开疆拓土的辉煌战果,却忘了和亲计策之下女子的眼泪与屈辱。汉初与匈奴交恶,刘邦差点也被冒顿俘获于大同,亏得重金买出了一条逃生路。此后,汉朝以和亲方式示弱求和。穆涛先生将和亲称为“倒悬”,称为“偏瘫”,称为“跛脚”,当汉朝娇滴滴的公主嫁到“风悲日曛、蓬断草枯”的异国,当羞花闭月的王昭君、蔡文姬嫁到“黄沙茫茫、鸟飞不下”的他乡,想必是笑的笑来哭的哭。用美女换和平,犹如用止疼片治癌症。唐初立,为了边疆稳定、百族和睦,唐太宗把妹妹衡阳公主嫁给突厥处罗可汗的儿子阿史那社尔,把弘化公主嫁给吐谷浑可汗诺曷钵,从而缓解了唐朝和突厥、吐谷浑之间的冲突。后来吐蕃进犯,声言“公主不至,我且深入”,唐太宗忍痛割爱,妻以宗室江夏王李道宗之女文成公主进藏。安史之乱,唐朝借兵于回纥,唐肃宗许诺,克城之日,土地归唐,而金帛、女子都归回纥。安史之乱,全国户口从 906万户锐减到 290余万户,真到了“天下百姓,哀号于道路,逃窜于山泽。夫妻不相活,父子不相救”的残败景象。
    人们只记得陕西女人生育能力高,却忘了生娃的危险。在医药不发达的古代,妇女妊娠与生产的死亡率相当高,婴儿的死亡率一般在 30%左右,受封建迷信思想影响,女婴的死亡率更高。据网间资料,东汉的人均寿命 22岁,唐代 27岁,宋代 30岁,清代 33岁,所以诗人才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民间把“四世同堂”看成神仙之乐。
    陕西的“姑娘不对外”,牵出了这么多的芝麻谷子,是我没有意料到的,更想不到的是,男女平等,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竟是中国万千家庭的一个梦,与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紧连在一起。早在 1931年,身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毛泽东,就签发了史无前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婚姻条例》,为废除封建婚姻制度、解放妇女破开了冰山一角。 1939年,毛泽东专为延安出版的《中国妇女》杂志而作的《四言诗·妇女解放》,又一次吹响了妇女解放的号角。新中国成立不到 7个月,在医治战争创伤百业待举,有多少大事多少棘手难题急需处理面前,迅速制定和颁布了第一部法律《婚姻法》。这部《婚姻法》,是新中国的第一张名片,是荡涤旧社会包办、强迫、重婚、通奸、卖淫以及虐待妇女、贩卖妇女、遗弃女婴等污泥浊水陈规陋习的第一声惊雷。从此,中华民族才第一次走向了崭新的婚姻天地,而“妇女能顶半边天”,也成为古老中国的新气象。但是,深受缺乏女子熬煎的陕西人仍忘不了祖辈的伤痛,依然警惕地把“姑娘不对外”挂在嘴上、搁在心上。
    四川人嫁女,千里万里也行。河南人嫁女,五湖四海也中。陕西人嫁女,村东移到村西。若是谁把姑娘嫁到十里八里外,就少不了听到风凉话:“真是身上不痒,硬逮上虱子咬哩!”“姑娘不对外”,是陕西八怪之中的最怪一例。在我的家乡,不论走到哪个村子,不难找见沾亲带故的“七大姑八大姨”。我走到哪个村子,都有人给我管饭,我要是个游狗,也总有人扔块骨头让我啃,因为按照“亲戚谱”,我可以游逛三年也不会住旅店。我那个叫京当的老家出青铜器,周王爷埋下不少宝,一镢头下去不小心就能挖出一堆窖藏。由于这个缘故,两次撤乡并镇,两任市长都让这个镇兼并了另外两个大镇,这个镇能存活下来是沾了青铜器的便宜。可你要是不小心,一镰会搂到人际关系的藤蔓上,一串瓜都是一窝亲戚。所以,在关中乡间说句骂人的话会伤十几家人,打一只咬了人的狗、啄了谷穗的鸡,也会将乡间搞得乌烟瘴气。在关中乡间,你得低调做人、忍气吞声,你得尻子上长眼睛当个老好人,你得诚惶诚恐把舌头调顺和说话,一句话说不好你就成了鸡嫌狗不爱的“众人恶之”,一件事办砸了你就成了谁见谁翻白眼的“滚刀肉”“咬断巷”。关中乡间的病态锅盖、是非秤砣,全在亲戚关系上。关中人把女儿嫁在本乡本土,实际上是下围棋,棋子越布越多,关系网越织越密。关中人把女儿嫁在本乡本土,也是像胡蜂一样在织硕大的“人头蜂巢”。我的娘姨生了四个女子,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她们挨个长大了,媒婆也像经纪人推销紧俏产品一样为她们找主家,姨夫家是地主成分,媒婆想姨夫肯定要将女儿嫁给贫农家,可姨夫却把女儿嫁给了地富家。姨夫说,嫁给这些人家娃不受苦,家里还有没挖出来的银圆。村干部劝道,你这是死不悔改也永远不得翻身,可姨夫却铁了心。没过多少年,这些人家都摘了帽子,个个女子一家比一家过得好。邻村的刘得权,生有三个女儿,个个长得好看,全嫁给政治上有前途的小伙,老大嫁县造反派头头,老二嫁公社副主任,老三嫁一领导公子,没过多少年女婿都是“三种人”,由过去大红人成了落汤鸡。关中乡间全是团团伙伙,一家和一家吵架骂仗,就成了几十户与几十户的开仗,一家和一家的友善示好就成了几十户对几十户的攀亲,莫名其妙的事就有了“啦啦队”“亲友团”。这个女人生一堆儿女,世世代代生下去,一人在家门口就有了几百人的子子孙孙。一些村子出呆子、出瓜子,实际上是亲戚套住了亲戚,有血缘关系的人结合在了一搭。隔了多少代人,明里暗里的亲戚盘根错节,谁也记不来分不清了,生下“歪瓜裂枣”就不奇怪了。在这方面,外国人和少数民族就比我们聪明得多,他们的名字虽然长,但却打上了爷爷爸爸及祖上徽记,不会乱套也避免了近亲繁殖。
    关中人就地嫁女,关中人很少离乡谋生。在关中人看来,四种女子才嫁到远方去,一是品性有了问题,本地人知底细,嫁不出去。有些女子婚前不检点,以至于生下娃被父母捏死,埋在壕沟内。我的邻村刘家庄就有这样一个姑娘,没结婚却生下了娃,大人把娃活活捏死埋在沟中想让狼吃掉。可狗却把死娃叼到她家门口,天一亮全村人都围着看稀奇,家人从此也抬不起头。大人们说,狗认得是哪家女人生的娃,狗觉得娃娃可怜,想让这家人养下这娃,可狗却不识世事,把这个姑娘给毁了!《白鹿原》中的田小娥,是一家大户人家财东用来“泡枣”的工具,长工黑娃从高高的椿树上爬进她的房中翻云覆雨,事情败露后田小娥这个二房被休了,父亲就把她非嫁到远方去,不仅不要彩礼,还要贴赔几百块大洋。二是父母有劣迹污点,声名狼藉,乡人怕女子是坏苗苗带坏家风,女子大了无人上门提亲,只好嫁到外地。或女子患有怪病,乡邻都知道底细,只好嫁外地蒙混过关。三是父辈定下娃娃亲,酒热耳熟之际许下诺言,女子不情愿也得嫁。四是遇到战乱或饥馑年,讨饭途中看哪家光景好,换几斗麦就给了人家。除非以上情形,关中人是把女子不嫁外地的。
    关中是麦囤子、油缸子,一马平川,风调雨顺,便于耕作,很少有饥年荒年。东函谷、南武关、西散关、北萧关,终南重峦叠嶂、陇山岩壑纵横、太华高耸入云、梁山绵延不绝,四周是铜墙铁壁。盆地内从西往东排列着和尚原、石鼓原、积雍原、七里原、铜人原、乐游原、凤栖原、白鹿原……原顶皆平展展、一望无际。日头从东边地平线探头,像红铁球似的滚下西边地平线。关中光照充足,关中人把太阳叫“爷婆”,“爷婆”让关中的土地吸吮着饱满的乳汁,这原那原都是聚宝盆。关中人西登垅坻,徘徊瞻顾辄起悲思,南赴巴蜀,如登天梯命悬一线,再看东边的山西沟壑连绵、河南黄河多灾,北边的甘肃宁夏干旱少雨,十年九灾。左看右看,都不是嫁女儿的好地方,权衡来去,只有守着故乡最稳当。  
    关中人心肠好,面情软,虽有重男轻女的理念,但把女娃还是当成心肝宝贝,当成娘身上的一块肉。把娃嫁给外地人,最难的是不知底细,怕上当受骗,音信难通,怕姑娘受气。婆媳关系很难处,夫妇关系易生变,把娃嫁得那么远,女儿受了气没个诉苦的地方,便上吊、跳井,寻短见。嫁得近,还有娘家这个靠山,受了气回娘家也有诉说的地方。过去的女人回一趟娘家是很作难的一件事,公婆一听媳妇回娘家,就会拉下脸,女子要找好多理由才能回趟家。一曲《想娘家》的歌谣道尽了其中辛酸:“一骨轮蒜,二骨轮蒜,父母把我给在长安县,想来不得来,想去不得去,挟着包包哭着来,走到门上见我爹,爹爹打我一木锨,走到书房见我哥,哥哥写字不理我,来到绣房问我嫂,嫂嫂说我太啰唆。”娘家人想女儿但又怕亲家不高兴,见了女儿也变得冷酷无情。
    中国在相当长的时间交通不发达,出行靠步行,驴呀马呀硬轱辘车就是上等人家的交通工具,路上还会碰到杀人越货的响马贼,等路充饥的狼虫虎豹。姑娘嫁到外地,是死是活,音信全无,有些一辈子也攒不够盘缠,鼓不起勇气。爹死了,娘没了,也赶不回去吊孝,不要说父母有病、家中生变。
    女孩是见风就长的命,先是长出了一对羊角辫子,后是长出了一对奶子。到了十七八岁,就像一树绽放的桃花,谁见谁爱。而此时的父母生怕有个闪失,便急于把她嫁出去。几杆唢呐欢快地吹着,一顶轿子落地,姑娘就成了泼出去的水。昔日媒婆也按照礼数走东家串西家,若看谁家客厅供桌上放着“镜、秤、尺”三样东西,就知道这家急着给孩子找对象。镜子预示着主家心明若镜,媒人说媒不可撒谎;秤和尺表示主家严守规矩,也会精打细算过日子,提醒媒人要把好尺寸轻重,双方要门当户对。媒人问名换帖“开八字”,无非是“鼠羊相逢一时休,不叫白马见青牛,金鸡莫与犬相见,兔子见龙不长久,猛虎见蛇如刀切,金猴见猪泪交流”的迷信口诀,这也往往把一对美满婚姻拆散。“纳征”就是一锤定音了,向女方送去贵重礼物,周代时为帛五匹、鹿皮两张,征是成的意思。“请期”就是选择了黄道吉日。“亲迎”就是迎亲。周礼规定新郎于黄昏时乘漆车前往女方家迎娶,故而结婚为“昏礼”。送女出门,新娘父亲郑重地对新娘说:“一定要恭敬从事,从早到晚,都不能违背公公婆婆意志。”新娘母亲小心叮嘱道:“要努力,要小心,白天黑夜都要恪守妇道。”迎新娘迎进门,要经过“共牢而食”“合卺而饮”的程式。次日清晨,再拜公婆。“黾勉同心,不宜有怒”,“忘我大德,思我小怨”,《诗经》上的这些爱情诗句,表明周人希望夫妻和睦,甘苦与共,反对喜新厌旧,反对忘恩负义。
    周公制定的婚礼程式被关中人沿用至今,肯定有着伦理道德方面的约束力,也有着互敬互爱的正能量,更有着热闹庄重的趋从性,还有着从俭办事的好风尚。
    陕西“姑娘不对外”的铁幕,已被改革开放的巨手所撕碎。如今的关中女子走南闯北四处打工,不仅嫁到外省也嫁到外国。岐山友人余安林的丫头就嫁给一美国小伙。回家办婚事时,宴席桌上听乡人把丈人爸唤“我儿”,以为是亲热的称呼,也学说汉语把丈人称“我儿”,把人笑得前仰后翻。蒲城有家三姊妹去河南打工,都嫁给开封人。三个新郎每年春节要拜丈母娘,丈母娘也说起了醋溜河南话。陕西姑娘走出去了,她们知礼仪、很勤快,过日子不胡花钱,对丈夫知冷知热,很快成了“抢手货”。而“杂交优势”将使后代更聪慧更健壮更美貌。过多少年,全球选美大赛上一定会有陕西姑娘抢得冠军。
    “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也是传承人”。生娃,不是一家一户的私事,是关系到民族和国家繁荣昌盛的大事大政,是关系到千秋万代的基本国策。说起“姑娘不对外”的老话题,也想到落后的传统观念利用先进的医学科学非法鉴定胎儿性别,加剧了性别危机,同时,遗弃女婴、盗抢贩卖婴儿与妇女的违法犯罪行为也成为一大社会公害。如今乡间,小伙娶不到媳妇者甚多。姑娘越发值钱了,陇县彩礼由四五万元飙升至一二十万元,过去是“姑娘不对外”,现在却是“姑娘不对内”。“不对外”,人说怪;“不对内”,谁流泪?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放开二孩政策,这是万千家庭的福音,相信再过几轮人口年轮,男女比例失调的社会问题得到较好解决,哪个老陕再要顽固坚持“姑娘不对外”,那真是稀奇古怪了。

01.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有123 ( 陕ICP备10009737号 )   

GMT+8, 2019-12-10 10:08 , Processed in 0.09654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