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有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167|回复: 2

人面桃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24 15: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面桃花

 

 

那是四月初的一天,从清早开始下起了似有若无的毛毛雨。当时我正在西安参加一个短训班。讲课的都是某厅的几个处长,所讲内容毫无新意,听这样的讲座真是受罪。有了前一天的教训,那一天吃过早饭后我没有去会议室,直接下楼走出了宾馆。我倒了几次公交车来到了大雁塔。

那天不是星期天,又因为天下小雨,所以游人相当稀少。通过检票口后,在走向大雁塔的通道上,我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西方男人正在比划着问一个年轻女人什么问题,看得出那女人不明白老外的意思。我走上前去用英语向老外打了个招呼,问他要不要帮忙。老外连忙说是,他问我厕所在哪里。我左右看了看,告诉了他厕所的方向。老外一边道谢一边朝厕所走去。

看着老外的背影,那个女人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问我老外在找什么。我说在找卫生间。那女人不好意思的笑了。她说自己学过英语,但却一点儿也听不明白。

她也是刚刚进来,这样我们便一起向塔走去。我问她:听口音你不是北方人吧?她点了点头,说自己是扬州人,前天到的西安,当天去了兵马俑,今天看看大雁塔,明天早上将乘飞机离开。我问她不会是一个人来吧,她又笑了,说自己就是一个人出来玩,“我喜欢一个人到外面走走。”她说。

她问我是不是西安人。我告诉她自己在离西安几百公里的另一座城市工作,这次是来参加培训。她笑着说你怎么不拉几个学员陪你,我说我也喜欢独处。

我们一起登上了大雁塔的最顶层,在东南西北四个了望口窗前,我指给她看远处的景色和建筑物。她最感兴趣的是西面的小雁塔。她问我小雁塔怎么看起来那么破旧,我说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去过。她问我是不是不常来西安,我说经常来,告诉他一般游客都不去看小雁塔。她说那倒该去看看,问我愿不愿意陪她去。我立即答应和她一起去小雁塔。

我们叫了出租车去小雁塔,我准备好要付打的费的,但却被她抢在了前面。我要司机把钱退给她收我的。她制止了司机,并且俏皮地对我说:“客气什么?二十元小钱我掏,要不中午你请客,怎么样?……”我也笑了,说没问题。

我们站在小雁塔脚下谈起了唐朝和唐诗。她说唐诗写扬州的特别多,又说唐朝时首都在西安,唐诗与西安的关系肯定非同寻常。我表示赞同她的观点,同时提到了崔护的那首桃花诗。

“我非常喜欢这首诗。”她说,随即吟诵道: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她说自己知道这首诗时还在上高中,当时非常向往崔护笔下的长安城南,梦想有一天能去那里看看桃花。

我决定带她去寻找崔护当年写桃花诗的地方。

我一连问了三辆出租车,前两个司机不知道地方,第三个知道,但要150元钱,最后80元钱谈拢。

她要我和她一起坐在后排,说这样方便说话。一路上我们说的全是扬州。我告诉她自己去过扬州。她听了笑我城府深,在大雁塔前当她说自己是扬州人时竟然不说我去过扬州。我有些不好意思,表示自己当时想告诉她,但觉得不好开口。

她问我对扬州的印象如何,我说瘦西湖与西湖相比,显得有些疏于维修,建筑看起来显得陈旧,但这正使她有了沧桑感,少了几分伪饰多了几分真诚。我说杭州就像暴发户,而扬州无疑是破落了的贵族。她静静地看着我听说话,对我的观点不置可否,当我说自己也很喜欢扬州的老天井院子时,她笑我是游客心理,说自己是天井里长大的,那里阴暗潮湿,又不通风,住起来并不舒服。

司机把我们拉到田地之间的一个院子前,告诉我们到了,问我们在这里待多长时间,要不要他等一下。我说你走吧,我们可能要多待一会儿。

我们没有想到这里其实只是一家饭店。不错,一进门就可以看见一个诗壁,上面书写着崔护的桃花诗,并且注明作者当年正是在这里看桃花时遇见了一个笑盈盈的姑娘,并向她讨水喝,到了第二年春天,崔护再次来到了这里,看到桃花正在盛开,春风依依,却不见了那姑娘,于是很遗憾地在院门上题写了这首千古绝唱。院子里也有一片桃林,但桃花已经败了。矗立在诗壁旁的瓷砖一贴到底的楼房很难与桃花诗中的柴门联系起来。我们在这里待了不到十分钟便走出了大门。

这家饭店的生意可能并不好,这从院里只有几辆汽车,而且没有一辆出租车就可知道端倪。

我们沿路慢慢往回走,心想到了公路上就会碰到出租车。令人欣喜的是,我们看到了另一片桃林,一个鲜花盛开的桃园。

桃园就在我们来时坐车经过的路旁,当时我们只顾说话,竟然没有看见。桃树之间夹着另一条小路,小路的尽头是一个村庄。

我们在桃园里玩耍,她显得很高兴。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到了村庄旁,她说这里才像崔护题诗的城南庄。

她说想吃这里的农家饭,问我能不能找一户人家吃午饭。我笑说想中午好好请她呢,还是回城里吃吧。她说你找找,如果有人愿意接待我们,就在这里吃,如果没有,那就听凭我领到哪里都行。看到她很认真,便领她走进了村子。

在村头,我们碰见了一个端着盆子出来倒水的妇女。我问她能否帮我们找一户人家给我们做一顿饭,我故意把给钱的事说得很清楚。她想了想说,自己家人多,不大方便,“我领你们去我三婆家吧,我三婆是一个人。”于是我们随她来到了一个没有院门,只有几间土房的清贫之家。

她跟着那个妇女叫孤老婆婆三婆,老人很高兴,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请求。老人问她想吃什么,她说吃面饭。我告诉她这里不说面饭,叫面条,也可以只说面。她连忙改口说要吃面。老人又问吃什么面,她让我说,我对老人说做扯面吧。她问扯面是怎么回事,我笑着说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老人和好面后去院里拔菠菜,我挽起袖子用擀面杖把面推开在了案上。老人夸我竟然能做饭,肯定是个好丈夫,一边说一边笑眯眯地往她脸上看。看到老人把我们当成了夫妻,她直朝我挤眼睛。

一吃完饭我们便向老人告了别。她挽着我的胳膊,我们像一对情侣那样朝村外走去。我们再次经过桃园。在桃花丛中,我们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几分钟后她推开了我,“走吧,今晚我是你的。”她说。

当天下午我陪她逛了碑林。晚饭后我们退掉了她的房间,要了另一个标准间。我们相依相偎了整整一夜,说了许多话,但谁也没有问对方爱不爱自己。我问她通信地址,她不肯说,并且说也不想知道我的。说这话时她把我搂得更紧了,我没有再往下问。

第二天我们早早起了床,退房,吃饭。我要送她去机场,可是她不同意。最后我把她送上了开往机场的大巴,我们隔着车窗挥手作别。大巴开走后我曾有过打车去机场的念头,但终于没有去。

现在,这事已经过去好些年了,可我仍然在思念她。

发表于 2012-4-28 20: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面不知何处  是人生的一种缺憾  也是另一种美丽  历久弥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有123 ( 陕ICP备10009737号 )   

GMT+8, 2019-9-19 23:20 , Processed in 0.11294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