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有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5|回复: 1

马婷作品:岐山火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 13: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山甲 于 2019-10-1 13:15 编辑

             岐山火补                 

                       马婷作品
  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b3844.jpg-w800

   这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在那条通往西域的路上,这条路该还有个厚重沧桑的名字,叫“丝绸之路”。那些灰蒙蒙的低矮小屋就排布在这条路的沿线,它们破败、油腻、不够抢眼,却有着共同的牌子,上书“老陕补胎”。
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37f959.jpg-w800
  起初,我是没注意到这些公路两边的小房子和那门口停着的流动车的,更没有注意到那些穿着背心和短裤,皮肤晒得黝黑的汉子。   我们只是这条路的过客,匆匆忙,在这路上驰骋而行,心里想着那诗人笔下的雄关漫道,念着那史家记载的悠悠古迹,自然,没有闲情注意这路边的小屋和小屋的主人。
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389ec4.jpg-w800
  我们的大巴车却在通往奎屯的路上,突然爆胎了。  砰的一声,车子开始倾斜,瞬间,我们便成了“被乒乓球拍弹起来的肉球”,缓慢地,嗒嗒的,往前移动着,人们显然是惊愕了那么几秒钟,却很快做出了反应。这一路走来,十多天的行程,显然,已经能平和地应对各种突发事件了。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3b5767.jpg-w800
   于是,众人将行李都移到了车子的另一侧,其实,时隔三年,我已忘记了当日的很多情形。唯一记着的,便是我们依旧往前开了许久,而后,停了下来,等待来补胎的人。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39fe3f.jpg-w800
  那个开着流动车的岐山老乡便来了,说是流动车,其实就是一辆三轮汽车,车前门的玻璃上,用红色的漆写着“老陕补胎”四个大字,底下是一串电话号码。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3c1811.jpg-w800
  直至今日,我的手机里还留存着当日的照片,因为恰是那个时候,我们遇到了那个俄罗斯的少年背包客,也就是说,当我们的眼睛,都被那个来搭车的俄罗斯少年吸引,跟他交谈的间隙,这位穿着深蓝色T恤,灰色长裤的中年男子,已经给我们补好了胎。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3cc25b.jpg-w800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才听说他是岐山人的,在这离长安城一千公里外的奎屯,在出行半个月之久后,竟然碰到老乡,亲切惊喜之余,不免生出些悲戚来。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bde53.jpg-w800
  我们显然也是欣悦的,他可是地地道道的岐山人,而我们车上拉着的,那可是地地道道的西凤酒,我们这一行,百十多个文人,那可是真真切切的带着我们关中的美酒去探寻丝路文化的。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3f52df.jpg-w800
  显然,这位补胎的汉子也被这么一车陕西来的老乡感动了,特别是他收到我们送上的西凤酒之后,那憨厚的笑容,便久久地挂在脸上。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1bf68.jpg-w800
  那时,我既已仿佛看到,他们开着那流动车,回去之后,洗漱洗漱,拌几个凉菜,脱下那T恤,倒几杯这西凤,光着膀子喝酒的样子来。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cf5dc.jpg-w800
  也仿佛能看到他们的女人,从那间小黑屋出来,用身上的围裙擦擦手,坐下来,也给杯中倒上那么一两滴,端起来,轻轻抿上一口,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又转身进了屋内,不一会儿,端出几碗臊子面来……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de178.jpg-w800
   家乡的面配家乡的酒,这才过瘾,那公路旁边的小房子前面,便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亦飘出一阵阵臊子面和西凤酒混合的香味来。  那路边小树上的鸟儿,也似乎是被那酒香陶醉了,歪歪扭扭地唱起平日里并不擅长的歌来……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01b29.jpg-w800
  如今,当我再回过头去翻看当日补胎的照片时,不禁感叹道,照片中的这个汉子,不就是岐山人的样貌吗?别问我此话从何而谈,出生西府,日日见的是家乡的农民,客居长安,岁岁处的是周原的圈子,这关中汉子的样貌,便自然刻在了脑中,瞅起来,倒是无异于别处之人,亦是一孔七窍,不多不少,却总有些地方,亲切熟悉。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0d229.jpg-w800
  我们是在车子重新发动之后,才听车上的一位师者讲述了那岐山火补的故事的,在那之前,我只是以为,我们恰好碰到了一个岐山老乡而已。殊不知,这丝绸之路沿线,当然,不仅仅是这条通往西北边陲的路,那南至云贵高原的路边,也零星分布着这些岐山人搭起来的小房子。  他们是纵横交错的公路上的栖居者,也是行驶在长途路上的司机的定心丸。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2a6df.png-w800
  他们将“老陕补胎”,打造成了一张名片,这张名片背后,是无数背井离乡的岐山人创业的身影。  当年,那个叫王文会的岐山汉子,悉心钻研,日夜探究,终于创出个比冷补补胎更耐用,更彻底的补胎方式,并发明出个轮胎火补机来,同时创办了“岐山火补轮胎培训班”。至此带动岐山扶风无数子弟,远赴新疆、云南等地开店补胎,一时间岐山之地万元户皆起, 扶风之地发达者无数,陕西火补,迅速在祖国的边边角角占领一席之地。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3976a.jpg-w800
  然而,这位当年叱咤风云的“火补大王”于我,只活在传说之中,三年之前,我们就在那个行驶在丝路上的大巴车上,听博学的师者讲述他的故事,三年之后,当我偶然从好友处获悉他的近况,继而拨通那个电话时,我紧张激动的心情被一个古稀之年老者的声音平抚了。很遗憾,他此刻正身处外地,对于陕西火补这一经由他手创造的传奇,他只是在电话那头轻轻地笑了笑。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45b77.jpg-w800
  也好,我想,就让他永远活在传说中吧,和如今依旧遍布在祖国大江南北的火补人一样,隐于市,隐于我们这些游荡在城市之中的人向往的地方。  我想象着电话那头这位老者的身影,他许已步履蹒跚,许已双眼昏花,但他该是自豪的,因为他,让陕西火补成为名片,因为他,让无数青年有了生计,因为他,将跟火补轮胎这项技术一样,被人们铭记。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6d2d6.jpg-w800
  如今,每当我再次踏上远行之路时,那曾经对陌生之地的些许恐惧便荡然无从,因为我知晓,所到之处,都有家乡人的身影,你看,那路边的小房子,正传出秦腔的声音,好似,还有臊子面的香味。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82c1e.jpg-w800
  有那么一帮子人,他们从西府出发,或携妻儿,或带兄弟,来到去往西北或是西南的国道边,搭起一座座小屋子,竖起一张张写着“陕西火补”四个大字的牌子,从此成了过路司机最亲切的存在。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961a9.jpg-w800
  他们解忧愁于半路,寄温暖于无形,总能替在外的游子化燃眉之急。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岐山火补。http://img.saihuitong.com/1341/richtext/21872/16d4f4f1303.jpg-w800
发表于 2019-10-5 18: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点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有123 ( 陕ICP备10009737号 )   

GMT+8, 2019-10-15 14:56 , Processed in 0.10518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